• 惊艳!上外学子英译60首热门中文歌  让世界倾听中国 2019-02-11
  • 李琳:江南布衣和她的艺术版图

    //www.texnet.com.cn/ 2018-11-16 13:21:32 来源:世界服装鞋帽网

    广东11选五开奖现场 www.mseaf.com

      江南布衣从杭州艺术中心到北京概念店,从“想象力学实验室”到正在筹建的美术馆,这个看似背后缜密部署规划过的艺术版图,在李琳看来,“其实没什么规划”;正如1994年刚从浙江大学化学系拿到化学学士学位的李琳,也规划不到自己就在杭州创立了江南布衣。

      记者:杭江南布衣艺术中心、想象力学实验室与江南布衣之间是什么关系?

      李琳:杭州的艺术中心就叫想象力学实验室,江南布衣在赞助“想象力学实验室”的日常运作,包括场地、人力筹备以及活动经费。

      记者:美术馆由GOA携手RPBW(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)伦佐·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合作设计,为什么会找伦佐·皮亚诺合作?现在进展到什么阶段了?

      李琳:美术馆是江南布衣总部大楼的一部分,整个设计方案我们大概花了三年的时间去确定,目前还在土建阶段。我是建筑发烧友,去旅行的时候,那些我喜欢的建筑师,我都会去实地看看他们的作品,我一直很喜欢伦佐·皮亚诺的作品。

      记者:为什么会想去建一个美术馆?

      李琳:在给江南布衣规划建办公楼的时候,空间还挺多的,当时我就跟建筑师伦佐说,我们还可以给“想象力学实验室”建一个长期的场地,在聊天的过程中他知道我也在收藏艺术品。他建议我,“想象力学实验室”作为一个更年轻、更实验,更多是活动和正在发生的艺术机构;而收藏的部分可以做成美术馆。但事实上今天再去看当初的构想又不一样了,因为光靠收藏也很难撑起一个很有活力的美术馆。所以其实要怎么去运营这个美术馆,现在我们也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想法。

      记者:你多年来的艺术收藏未来都会放到美术馆里面去吗?

      李琳:不一定。美术馆未来会找专业的馆长和策展人这样的运营团队来决定方向。至于这个美术馆是不是有我的收藏,这些都还不定。毕竟现在也还不确定这个美术馆是个人性质,还是会再成立基金会去运作。现在唯一确定的是,资金是我们出。

      记者:你收藏艺术品多久了,一般都收哪些类型的艺术品?

      李琳:如果说是买艺术品的话,大概也有十七八年了,比如跟艺术家朋友在一起看到他们的作品,我会买;出去旅行逛画廊,看到合适家里挂的,我也会买。其实那时并不是一个收藏的心态,还是从家里能挂、能装饰,自己喜欢这样的立场去买艺术品。如果说有体系的买艺术品,应该还是2008年后,觉得慢慢找到兴趣了。

      记者:工作和你的爱好(艺术),时间上如何安排?

      李琳: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在杭州,因为家和工作都在杭州;一半的时间在全世界旅行,2015年我去了十个艺博会?;旧习腿娜鲆詹┗?巴塞尔、迈阿密、香港)我每年至少会去两个、Freize的两个艺博会(伦敦、纽约)、法国的FIAC(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)、马德里艺博会也都去了,荷兰Tefaf(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博会)今年没去,但以前都是会去的,上海的“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”和Art021也都会去,毕竟近嘛。现在去艺博会看的多买的少了,因为在做这些艺术项目要花很多钱。

      记者:很多国际品牌比如LV、Prada等也在做品牌的Art Foundation,建美术馆,做艺术展览;这些品牌的方式是否对江南布衣有所影响?

      李琳:其实并没有。我知道LV在做Foundation的时候大概是两三年前,那个时候我们的艺术项目也已经开始了,并非从LV Foundation那边的想法过来的。艺术对设计是有启迪的,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么多的品牌包括LV、Prada、Chanel做很多艺术项目。对于做设计的人来说,艺术在创作上更自由,对设计有很大影响,使得这个人群会很关注艺术。

      记者:在你看来,艺术和设计的界限在哪里,有什么区别?

      李琳:对我来说,艺术更多是提出问题,而设计是解决问题。设计的东西出来是需要有功能的;艺术往往是用很轻松的方式抛出一个问题,但可能就是这个问题要让很多人重新去思考很多,我觉得这是艺术很棒的地方。

      记者:你曾经说,如果重新选择,你会去读美术史?

      李琳:我自己没有系统的学过艺术。其实做收藏最有意思的地方是要自己去找脉络,比如有时在画廊看到一个艺术家的东西,挺喜欢,价钱也能承受,我就会买下来;回去以后我会倒过去研究这个艺术家。特别是早期我对国外艺术家还没那么熟悉的时候,都会这样先买了,再顺藤摸瓜去研究。我发现那些我喜欢的艺术家,影响了他们的那些人我也是很喜欢的;那些喜欢的风格,最后都指向同样的人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觉得如果能有一个好的老师,我跟着他学习还挺好的。

      记者:是否有这样的案例,你收藏的、喜欢的艺术家,你跟他们其实有类似的经历?

      李琳:多多少少会有一点。就像算命、心灵鸡汤这些东西为什么会有人去看,其实都是因为大家在里面找到了一两个点刚好和自己吻合了。

      记者:是否想过以后自己策一个展?

      李琳:这些事情我很有兴趣,但专业的事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做吧。我是一个恋物癖,走到哪东西买到哪,特别喜欢去逛跳蚤市场。我去日本的时候买了很多江户时代的布、瓶瓶罐罐,这些年来买了很多明信片、包装纸、卡片等等。我家里几乎都摆满了东西,它们跟记忆有关。我的心态是,我买了一件我喜欢的东西,我就得到了很多快乐,而且我玩了好多年,我就赚到了。如果有一天我要做展览,应该会做一个“破烂”展。

      记者:现在江南布衣飞设计团队有多少人?挑选设计师的标准是什么?

      李琳:目前我们有四个品牌,JNBY大概10多个,速写和less也是10多个,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,只有四个。在设计师的选择上,专业是一个部分,技能也很重要。学设计里感觉不错的小孩还分两类,一类眼光挺好,但手上不行,这一类人适合做买手、造型师;还有一类能沉下心去琢磨,毕竟服装设计要画稿子,画的越细,出来的东西就越好,这一类就比较适合做东西。包括性格阳光也比较重要,其他没什么了,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教的。

      记者:江南布衣做童装是因为你有宝宝吗?

      李琳:对,我生女儿的时候就不想让她穿卡通,但其实我女儿小时候去迪士尼玩也还是喜欢迪士尼卡通的,那我也只好随她。刚开始她偶尔会穿我做的衣服,算是给我面子。现在她7周岁了,基本都穿我们的衣服,因为穿出去总有人夸她漂亮,其实人的眼光就是这样被塑造的。

      记者:你大学读的是浙江大学化学系,是怎样从一个理科生转到服装这个行业?

      李琳:中国的小孩大概从高中起就开始了文理分科,而且很多选择都是父母决定的,我算是比较有主意的人了,但是我父亲比较专制,我就选了化学。从小我就站在我父亲的对立面,这也许与我的阅读有关,小时候就看西方的小说,价值观是这样被塑造起来的。但人是这样的,天性里喜欢的东西,不管你在做什么,处在什么环境,你就是会被那些东西吸引,所以毕业之后还是改了行。

      记者:除了工作、艺术,还喜欢什么?

      李琳:在我生小孩以前,大概有15年时间,平均每天看两部电影,出去旅行也带着机器带着碟片。我看的片挺宽的,那些北欧很偏的电影,名字我可能都记不住了,但是那些色调、画面、古怪的故事,还是印象很深。一些偏大众的电影我也喜欢,比如《逃狱三王》、《蒲公英》。国内的片偶尔也会看,特别喜欢《颐和园》,因为里面的女主角跟我一样也是1988年进大学,片中她那种心情跟我当时很接近;而且这个姑娘的性格其实跟我大学关系很好的一个女生很像,就觉得这部片与我的青春有关系。

      记者:从理工科身份到从服装设计,再到艺术,你如何理解跨界?

      李琳:我没有想那么多,对我来说,一个事情有兴趣,条件允许的话,我就去试试,至于是否是跨界,我反而没太想这个问题。比如我也喜欢做饭,平常不太做,但偶尔带小朋友出去旅行,逛菜场、做饭我也很享受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相关报道

    ?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-2015
  • 惊艳!上外学子英译60首热门中文歌  让世界倾听中国 2019-02-11